中文件资讯网_首页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《关河冷落》寂远 ^第1章^ 最新更新:2017

时间:2021-09-09 16:20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
《关河冷落》,寂远,《关河冷落》之月泣,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宫斗,主角:沈琅嬛,萧南卿,萧昀暄 ┃ 配角:沈寞,谢芳华 ┃ 其它:他拼尽一生所守望的到

[收藏此章节] [举报]

举报色情有害

举报涉未成年有害

举报刷数据

其他

文章收藏

为收藏文章分类

新增 取消

+新增收藏类别

定制收藏类别     查看收藏列表

月泣

  天将拂晓,宫中却忽然忙碌起来,钟鸣似乎震碎了各位贵人的心。绮年面带戚色,奔走入漪澜殿,极好地控制住自己泫然欲泣之色,声音却止不住地颤巍,向那被惊醒,坐起的少女低语:“殿下,东宫。。。薨了”
  沈琅嬛本还颇觉烦躁,这又是敲钟,又是点灯的,不知在闹些什么,正欲发作却蓦地听到这句话,醍醐灌顶,难以置信。虽说东宫身体弱,可她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会那么快去了。琅嬛眼眶发红,呢喃道:“怎么会,殿下那样的一个人,怎么会。。。。 。。”说着,泪水便不可遏制地落下。绮年似有所触动,却强忍着止住了心中的念想。不可以,即使是郡主,也绝对不可以。她只好故作镇定,不咸不淡地说一句:“请殿下节哀。”仿佛耗尽了她所有的心力。
  烛光怜爱地撒在沈琅嬛身上,暖意笼于这个晶莹剔透的人儿。绮年一片空白的大脑渐渐恢复意识,绞痛的心麻木起来:“请殿下更衣,前往慈庆宫。”沈琅嬛蹙眉,哽咽道:“我如何还能去得,只怕更伤心。”一旁约摸十五六的姑娘不悦道:“郡主已如此伤心,绮年姐姐不要再强求。”绮年淡淡扫过她一眼:“前朝后宫悉数前往慈庆宫,郡主若不去恐是犯大忌。”但见琉璃微有所动,犹豫不决。她又加了一句:“况且,此刻还有谁比长孙殿下更不好过,”沈琅嬛长叹一口气,抹了抹眼泪,强撑着唤下人来更衣,瞥了旁边那低眉立在旁边的女子一眼,眉毛一挑“你可算抓住我的弱处了。”绮年却并不慌张,只跪下告饶:“奴婢不敢。”沈琅嬛神色微缓:“起来吧,我并未责怪于你。”
  一身素装的沈琅嬛更显飘逸清尘,眉目间的哀戚之色图添娇弱之态,这么一折腾,天竟已亮了。这宫中却一派春和景明之象,阳光正好,时不时有鸟语声,暗香袭人。多好的天气啊,七年前,他便是这样携着琅嬛的手走进宫的,那个于她如父的男子。
  慈庆宫中,曾经南征北伐,让蒙古人闻风丧胆的□□,已显出龙钟老态,他暴怒:“一群废物,废物,来人,把这群庸医拖下去斩了。”太医忙跪下告饶,慈庆宫一片哀嚎。萧南卿求情:“皇爷爷,太医们也已尽责,如今父亲新丧,实在不宜屠戮。更何况,皇奶奶也不愿看到这番情景。”这番话,此时也就皇长孙敢说。皇上想起一年前逝去的发妻临死却还拒绝治疗,就是怕了降罪太医,眼中的狠厉之色弱了几分。挥挥手“也罢也罢。”那太医如蒙大赦,感激地看了萧南卿几眼,急急地退出殿。
  沈琅嬛跪于嘉禾公主身旁,嘉禾似乎颇为不耐,一直盯着袖口。沈琅嬛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,心道她果然还是最爱自己。待到萧南卿出来之时,日光撒于他周身,他仿佛闪着熠熠金光,美好尊贵,恍若天神,众人亦被震慑,所谓天命所归,即为如此吧。集体忽略的一个事实,他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罢了。而慈庆宫中,只剩下皇上与其心腹高越,皇上力不能支,终于伏于太子床前,手拂拭着那张看似鲜活却早已冰冷的脸,一如所有丧子的老人,头又白了不少,叹道:“这真的是报应吗,为什么要报在他的身上,他那样宽厚的人。”高越不忍:“老奴恳求陛下节哀。”皇上摇头:“真想随他一起去,可是不能,不能啊。。。”高越闻言却是放心了。
  守灵时,众人都卖足了力气地哭,沈琅嬛冷眼瞧着嘉禾,上午她还满不在乎,下午却又哭得撕心裂肺。而她早已无泪可流。众人惊异平时温润善良的长孙为何一滴泪都不曾落过,纷纷摇头,原来长孙是个无情无义之人。唯有她懂得他的心早已千疮百孔,荒芜得寸草不生。哀莫大于心死,她悲悯地看着他,这个如春水般温柔的男子,端的如谪仙般的陌上公子。
  回殿的路上,嘉禾拦住了她,嗤笑:“先皇后,先太子都弃你而去,别再妄想嫁给长孙。”沈琅嬛面不改色:“殿下觉得若让皇上知道您提及陛下此生最爱的两个人却是这幅神情,该当何想。”嘉禾一怔,恼急,扬手欲打,却被一个声音止住:“九姑姑,侄儿见着陛下往这来了。”嘉禾神色慌乱,放下手,“原是南卿啊,姑姑也该回宫了,你也早日回宫休息吧。”萧南卿道是。
  待得嘉禾走后,他走近沈琅嬛,云淡风轻:“天色已暗,郡主当早日回殿。”沈琅嬛心怀委屈,并不说话。萧南卿却不理会她,径直往前走,她不语,不近也不远地跟着他。走到溪云亭,他停了下来。
  月华倾泻,他显得愈发清冷,似乎不一会儿,便要化为缥缈孤鸿,远离着肮脏人世。沈琅嬛很久以后才意识到这个背影成为了她永不磨灭的记忆,永远的牵绊。他猛烈地咳嗽起来,连带着树影咬碎,沈琅嬛担忧起来,什么也不顾地奔上去,却见地上有血渍,她惊异,竟是从他的眼角流下的,又是心疼,又是害怕地递过手绢,他接了过来,擦净,轻笑:“吓到你了 ,还是个孩子,我就知道你一直跟着我。还记得吗,这是我们初遇的地方。”
  血泪开出妖冶之花,月华苍白。怎么可能不记得,七年前。。。。。。
  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